懷化人注意:各地從嚴從重從快懲治妨害疫情防控違法犯罪

發布時間:2020-03-03 12:00信息來源:懷化日報

編者按:新冠肺炎疫情來勢洶洶,全國上下打響疫情防控阻擊戰。各級各部門把疫情防控作為當前壓倒一切的頭等大事來抓,三令五申“少出門、少聚集”,要求確診病例和近期有重點地區出行經歷人員注意排查和隔離,嚴厲打擊危害疫情防控相關犯罪,但仍有少數人置若罔聞,我行我素,多地出現聚餐聚會造成多人感染,確診病例隱瞞信息與多人密切接觸,抗拒疫情防控措施,制假售假哄抬物價、妨害疫情防控違法犯罪等反面典型。掌上懷化提醒廣大市民,當前正值疫情防控的關鍵期,所有人眾志成城,才能共克時艱;令行禁止,才是對自己、家人以及社會大眾的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負責任的做法。

安徽:利用疫情虛假出售口罩詐騙18萬,判刑五年

2月21日下午,安徽省長豐縣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了一起利用疫情虛假出售口罩的詐騙案。

據介紹,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后,被告人陳某見朋友圈很多人買賣口罩,便打起了虛構口罩“生財”的主意,在互聯網針對不特定對象發布虛假口罩銷售信息,謊稱自己有口罩賣,但要求先付款后發貨。等錢收到后,陳某便以各種理由搪塞敷衍,甚至編造虛假物流信息,先后騙取4名被害人187200元“貨款”。

法院審理認為,陳某以非法占有為目的,虛構貨物銷售,騙取他人財物,數額巨大,其行為構成詐騙罪。被告人在疫情防控期間,虛假銷售防護用品,詐騙他人財物,應從重處罰。其到案后如實供述犯罪事實,自愿認罪認罰,依法可對其從輕處罰。綜上,根據被告人的犯罪事實、情節及對社會的危害程度,判處陳某有期徒刑五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八萬元。法院從接到此案到開庭審理宣判,僅用時24小時。

據悉,在疫情防控期間實施有關違法犯罪的,政法機關作為從重情節予以考量,依法體現從嚴的政策要求。廣大群眾購買口罩、酒精等防護用品需通過正規渠道,切勿輕信網上不明信息,以免上當受騙。

山東:酒后闖卡進小區,判刑二年零六個月

近日,山東省新泰市人民檢察院辦理的公某尋釁滋事案宣判,系該省首例判決的妨害疫情防控尋釁滋事犯罪案件,從案發到判決僅用了8天時間。

2月5日深夜11點,新泰市大港社區執勤人員報警稱,有人喝了酒想要進社區,被拒絕后動手毆打了防控人員。接到指令的警員到達現場時,涉案人員公某正被三四個人按在地上,嘴里還不停地喊著:放開我,放開我。等摁在身上的手勁兒松了,公某猛地掙脫了開來,起身撲向正在和民警說明情況的社區書記劉某某,“砰砰砰”又是幾拳。

公某被帶到了當地派出所,直到2 月6 日清晨,才終于消停了。“我知道錯了,我也不是故意的,就是一喝酒就拿不住自己,我改了,我真的知道錯了,我再也不犯了。”面對前來調查的刑偵人員,公某連連認錯。

大晚上,公某到底是因為什么非要進入涉事小區呢?原來,公某與某視頻平臺女主播劉某相聊甚歡,產生了去見她一面的想法。2月5日晚,公某酒后閑來無事,想起劉某說過住在新泰市某社區,于是找朋友開車來到了該社區,并以送防護物資為由從值班點登記和體溫檢測后進入了社區,但他并沒有找到劉某。

從小區出來后,公某越想越不甘心,折返回小區門口,以遺忘物品為由試圖二次進入,這次他并沒有如愿。面對值班人員的一再拒絕,公某失去了理智,對劉某某破口大罵,進而動手毆打,后被四人合力制服。

2月6日,公某被新泰市公安局刑事拘留,拘留期限至13日。2月11日下午,還在刑拘期限內的公某被移送審查起訴。2 月12 日下午,新泰市院適用速裁程序依法對公某提起公訴,因公某系累犯(曾因為尋釁滋事兩次被判處刑事處罰,2019 年又因為尋釁滋事被治安拘留),結合疫情防控形勢,提出了有期徒刑二年零六個月至二年零十個月的量刑建議。2月13 日15 時,本案適用速裁程序開庭審理,被告人公某對起訴書指控的犯罪事實、罪名及量刑建議均未提出異議,對法庭采納檢察機關量刑建議當庭做出的有期徒刑二年零六個月的判決,亦表示服判不上訴。

海南:快速審結8宗涉疫案件

近日,海南法院依法從嚴從重從快懲治了一批妨害疫情防控的違法犯罪活動,截至2 月26 日,已起訴至法院的8 宗案件已全部審結,分別涉及詐騙罪、尋釁滋事罪、妨害公務罪、妨害傳染病防治罪4 個罪名,共對9 名被告人判處了刑罰。

案例1:三亞市許某尋釁滋事罪一案。被告人許某曾因犯罪、吸食毒品等原因被公安機關打擊處理,對政府、公安機關心存不滿。為泄憤報復,在疫情防控期間,許某故意先后向三亞市市委、市政府以及三亞市公安局天涯分局友誼派出所和新居派出所、解放軍某部醫院內投擲啤酒瓶,嚴重干擾了公共場所的正常秩序,妨害了疫情防控工作,并造成極為惡劣的社會影響。三亞市城郊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許某其行為已構成尋釁滋事罪,綜合考慮本案的犯罪事實、危害后果及其具有犯罪前科、曾三次被強制隔離戒毒等情節,對其從重處罰,判處有期徒刑一年。

案例2:三亞市鄧某瀚尋釁滋事罪一案。被告人鄧某瀚與其妻子在出入小區時,因未攜帶小區門禁卡而受到值班保安人員阻攔,并要求其按防疫有關規定接受檢查。鄧某瀚認為保安人員有意刁難自己,非但不服從小區疫情防控值班保安人員勸阻,還故意實行摘下口罩對他人面部吹氣、辱罵保安等逞強耍橫的行為,且其在被保安人員控制后仍拒不配合,極力掙扎,最終造成致1 人輕傷、1 人輕微傷的危害后果。其行為嚴重破壞了社會秩序,干擾了疫情防控工作的正常進行,已構成尋釁滋事罪。根據該案的具體情況及被告人在案發后積極賠償,取得被害人諒解,且真誠認罪悔罪、自愿接受刑事處罰等情節,遂對其依法適用緩刑,從寬判處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三年。

案例3:儋州市符某尾犯尋釁滋事罪一案。因被告人符某尾違反防疫規定未佩戴口罩,酒后到防疫工作站點起哄鬧事、惹是生非,反復糾纏、辱罵、持刀威脅、恐嚇工作人員,踢翻、撞倒工作站點設施,侵犯疫情防控工作人員人身安全,妨害防疫站點工作秩序,情節惡劣,其行為已構成尋釁滋事罪,儋州市人民法院經審理后依法對其從重處罰,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三個月。

在海南省法院審結的8 宗涉疫案件中,有2 宗適用了簡易程序,6 宗適用了速裁程序,8 宗涉疫案件從立案、開庭至審結宣判,平均審理期限僅為3.6 天,其中白沙法院審理的被告人吉某明、吉某積犯妨害公務罪一案、海口市龍華區人民法院審理的被告人夏某犯詐騙罪一案均在立案后24 小時內審結。

(日報綜合)

ag8.com亚游 -贵宾会新路中心